FC2ブログ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池袋西口公園(I.W.G.P.)

久違的更新~
話説上個月也才PO了両篇,所以這個月的目標是超越両篇!(殴)

-------------------------------------
首先是広告時間:D

紫曜日的IWGP本:孤???王新鮮出炉!
不管是想看池袋西口的水果王子或是帥気冷酷的G少年国王都可以一次満足!
PF3首売,預購還有特典,請大家多多支持~
詳情請参閲這裡
雖然不是試閲,不過想看紫曜文筆的人可以到這裡
想進一歩認識紫曜、跟她交流的人請到這裡
另,紫曜的其他文章也是很精采,想見識的人請到這裡,喜歓的話就請投票給紫曜吧。

広告結束(笑)
-------------------------------------
IWGP的日劇其実也是挺有趣的,
雖然我還没看完,不過原着裡跟日劇裡的国王大不同我已経見識到了(笑)
比如説想叫人家加入G少年,而対方不願意的話,反応大概就是:
原着崇仔:「是嗎?」(其実我覚得他根本連叫人加入這件事都不会做,阿誠除外。)
日劇崇仔:「要不要加入G少年?要不要加入G少年?(下省三百次)」
還是不願意就強迫你点頭,等你点頭了,除了奉上一個蛋糕之外還会給你一個歓迎加入的啾XDD
真是可愛的家伙、可是他身辺的女人真的令人不敢恭維……OTL

===============美国有座断背山===============

<Summer>

  季節変化総是無声無息的。

  春天悄悄的離去,偸偸的把棒子交接給夏天。等到人們発現時,整個生活已経被夏天所掌控。
  池袋也是如此,雖然還在初夏的階段,但也已経譲人熱到受不了。
  原本想待在房間裡消磨時間的,不過因為天気実在是太熱了,譲老媽寧願在家裡看着水果発呆也不願意出門。専欄的稿子也難得的在昨天就順利交出去了。
  平常委託総是一個接着一個争先恐後的上門,即使不願意也会排山倒海的撲来,現在則是連去找小猫小狗這種的委託都没有。
  這就是人生,没辦法総是事事順心。
  想不到任何計画的我決定到西口公園去打発時間。
  看到我準備出門,老媽一反平常只是懶懶的趴在椅背上目送着我走進炙熱的陽光裡。看来熱能不只能把水分蒸発,連人的脾気也能把它蒸発掉。

  公園裡的人寥寥可数,行人幾乎都被炎熱的暑気給撃退。
  相対於這裡的冷清,附近所有有冷気的商家都被形形色色的人們佔領,形成強烈的対比。店裡大多数都是穿西装打領帯的上班族,看不出来是在談公事還是在打混。還有一些穿着超短迷你裙、化着大濃妝,活像是従事色情行業的少女也在店裡佔有一席空間。看她們的表情,想必一定是一辺大声的討論着八卦一辺発出刺耳的笑声吧。
  原本門可羅雀的高価咖啡店也因為這令人受不了的高温而受恵。従老闆那高興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今天他鉄定連睡覚都会夢到在数銭。
  人也真是奇怪,可以為了一台降低温度的機器做出平常絶対不会做的事。
  現在就有一対厚臉皮的情侶無視服務生的白眼,硬是只点了両杯不用銭的氷開水,還小口小口的啜飲着,一臉『我就是要待在這,怎様?』的表情。真是令人困擾的一対情侶。
  不過真正怪的,説不定是我。
  毎個待在公園裡的人,都縮在陰影下休息。
  其中有個穿着邋遢的年軽人一臉茫然的拿着折成四分之一大小的報紙搧着風,不時的往我這辺看。大概是認為我脳袋有点問題吧,因為我現在正大剌剌的坐在附近完全没有遮蔽物的長椅上,伸長着双腿譲自己完全暴露在晒到会痛的陽光下。
  汗就像瀑布一様不断的傾洩而下,不時都可以感覚到有承受不住重力的汗珠沿着背部的曲線迅速的滑落下来。身上這件大特価時買的便宜T恤吸飽了水分,緊緊的貼在身上,企図要和皮膚合為一體。
  雖然很難受,但我一点想要離開的慾望都没有,依旧任凭火辣辣的陽光一点一滴的搾乾我身上的水分。

  就是要流汗才叫做夏天,不是嗎?

  抬起頭望向対面,高温譲因為是非仮日本来就人少的人行道顕得更加悽涼。    現在在那走的人用一隻手就可以数得出来。
  所以当我看到崇仔的身影出現在東武百貨出口時,才会如此的訝異,還以為自己是看到了幻影。在這種連地板看起来都可以煎荷包蛋的熱天懐疑自己的脳子被晒熟了也是没辦法的事。
  崇仔的身影従一個小黒点開始慢慢逐漸清晰了起来,黒色鴨舌帽、黒色短袖運動衫、黒色牛仔袴外加黒色的運動鞋,一身黒色行頭。看来気温什麼的並不適用於G少年的国王身上。囲繞在崇仔身旁的冷冽気息依旧,没有因為温度的升高而消失。
  崇仔走過来站到我面前,露出了看白痴一様的眼神看着因高温和驚訝而露出呆滞表情的我。
  「阿誠,你還活着吧?」
  「嗯,還没死。」崇仔的氷冷声調,譲我昏沉沉的脳袋清醒了一点。「難得你現在会在這出現。」
  「想見你不就是該来這?」
  説的也是,本人除了顧店、睡覚、写文章的時間之外,幾乎都泡在西口公園裡。即使有委託在身,還是会花時間来公園坐坐。
  看着崇仔周囲空蕩蕩的,我忍不住開口問:「怎麼?今天怎麼没帯保鑣?」
  「和你見面不需要保鑣。」崇仔微微一笑。
  平時要崇仔解釈他所作所為的理由根本就是自討没趣,所以在我脱口而出這個蠢問題的同時也做好了被白眼的準備。
  今天的崇仔真是令人出乎意料。
  当我還在想着要怎麼回応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崇仔手上拿着東西。
  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木盒,上頭満布着汚漬還有蟲蛀的痕跡。看来這東西已経有段歴史,而且還不短。
  注意到我的視線,崇仔把那盒子拿到我面前。
  我伸手接過那木盒,費了一番功夫才把已経生銹的、原本応該是用来関緊盒子的鉄片掰開。
  「原来是将棋啊。」
  「清東西的時候找到的。」
  我把将棋上的灰塵隨手拍了拍,雖然外盒破爛不堪,裡面的東西倒是保存得挺好的。
  「来玩吧。」
  「啊?」
  我一定是露出了我有生以来最蠢的表情,因為我看到崇仔又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我了,而且這次更加明顕。
  「太陽晒太多把你的脳袋晒成漿糊啦?阿誠。」接着軽蔑的笑了笑。
  看来崇仔是打算今天把今年的感情表露次数一次用光光。
  可以譲池袋的国王一下子露出除了冷静、冷酷之外的感情的我,就某方面来説也算是個天才吧?
  「偶而做做很少在做的事也不錯。」看我没有反応,崇仔又補上一句。
  既然国王都這麼説了,我当然也没什麼好反対的。
  於是我們這両個大男人就這麼坐在被太陽加熱到会燙屁股的長椅上開始玩起将棋。

  「我絶対不会輸的。」
  「崇仔你還真有自信啊。」
  「因為対象是你。」
  真是把我給看扁了,好歹我也是池袋西口的麻煩終結者真島誠耶。一定的智慧跟運気是有的,応該啦。
  很奇怪,平時会覚得很欠扁的話,崇仔説出来就是不一様。没有任何的違和感,反而還覚得這話由崇仔来説還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這就是天生擁有王者風範的人和平民之間的不同吧,好像再怎麼驕傲都是理所当然的。
  隨着我們下棋的時間越来越久,我可以感受到従附近投射来的視線越来越多。不用抬頭看也知道,那全都是路過的女生従遠処対現在正坐在我対面、一臉認真思考的国王傳来的熱切的視線。
  我很清楚不管年紀大小,女孩的視線只会停留在第一名的身上。没辦法,誰叫我是永遠的第二名呢。
  崇仔不可能没注意到那些視線,但他就好像根本那些視線根本不存在似的完全不為所動。
  身為掌管池袋的G少年的国王,外加上又是美男子一個,毎天所接収到的視線大概已経多到不能再多了吧,所以久而久之,身體就自動把那些熱情的視線転換為等同於空気的存在。人果然是神奇的生物。
  不知不覚原先刺眼的陽光已経転換成温和的橘色,囲観的那些女生也漸漸散去了,只剰下還不死心的両三隻小猫頼在那。
  「崇仔,今天就先到這吧?」我的脖子已経快不行了。
  「嗯。」
  我站起来伸了個大懶腰,頓時感受到動了一下午脳筋的沉重疲累感,身體長時間維持相同姿勢真的很辛苦,比調査案件跑遍整個池袋還要累。崇仔則維持原来的坐姿,看着我活動筋骨。
  順便説一下,我這一下午的戦績是……啊、大家応該比較想知道崇仔的吧?   我們偉大的国王,戦績是四勝五敗零和。
  很意外吧?最後獲勝的人竟然是我。
  「阿誠,来吧。輸了就要付出代価。」崇仔的語調很平静,感覚不出任何的起伏。
  「啊?什麼?」
  「処罰啊,対阿誠你来説這可是難得的好機会不是嗎?」崇仔勾起嘴角,一副事不関己的様子。
  「喂,你是認真的嗎?」
  太陽真的要打従西辺出来了,今天的崇仔一整個就是不対勁,没帯保鑣、突然玩起将棋、還説可以処罰他?
  ……在我眼前的這個人該不会是披着崇仔的皮想要進攻池袋的外星人吧?
  想是這麼想,我可不敢説出口,被崇仔的右勾拳打到,天知道我還見不見的到明天的太陽。
  「我有哪次不是説話算話?快点決定。」
  「那譲我想想。」
  既然是崇仔自己開口的,応該没什麼関係,只是不能太過分,不然那群忠心的G少年鉄定会把我大卸八塊、再丟到公園餵野狗。
  最後我絞尽脳汁終於想到了一個応該不会太過分、又可以好好懲罰崇仔的処罰。
  「想到了是吧?快説。」
  為什麼崇仔老是知道我在想什麼?難道是我想事情会不知不覚把想到的事顕露在臉上嗎?真要是這様,我下次想事情的時候絶対要躱到崇仔看不到的地方想。
  「那就弾額頭吧。」
  「没問題。」崇仔一瞬間露出了有点困惑的表情,不過立刻就回復到原本的様子。
  哈、弾額頭超拿手的崇仔大概作夢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被弾額頭吧?勝利的感覚真是難以言喩的棒。
  「我要弾囉。」
  我用左手把崇仔的瀏海往上撥,右手則準備要好好的弾他那光滑的額頭。
  就在我蓄勢待発要用力弾下去的時候,国王開了口。
  「阿誠。」異常的温柔語気。
  就在我恍神的這一瞬間,崇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我的双手把我往他的方向拉去,直到我距離他的臉只剰0.5公分為止。
  事後想起這件事的時候都覚得丟臉,又不是没接過吻的小孩子,親了還会害羞。
  不過我比小孩子還糟糕,根本就是呆若木鶏的站在那。唉、白痴一直線。
  要是我早点察覚崇仔深邃双眼裡閃爍的異様光芒就好了。他一定老早就決定要見招拆招反将我一軍。
  我会贏一定也是他故意放水,目的是為了譲我放鬆戒心所以先給我一点甜頭吃,可悪。
  「太久没有馬子,連接吻的滋味都忘啦?你真像個剛学会接吻的女人。」
  G少年的国王老是喜歓戳我痛処,整平民老百姓就這麼好玩嗎?我不由得怒火中焼。
  「才不是,這次是你玩笑開的太過火。」
  話一説出口,崇仔的眼神立刻降到氷点以下。不妙。
  聴説人在知道自己要離開這個世界之前,那些自己以為老早就忘記的過去会像走馬燈一様在眼前転一遍。
  此時此刻的我,脳中唯一浮現的竟然是因為我去調査,而得一直待在家裡顧店,只好対着西瓜生悶気的老媽気呼呼的臉。
  看来我還是挺愛老媽的。老媽対不起,欠妳的顧店時数我下輩子再還妳吧。
  我直盯着国王準備接受制裁,表情就跟在戦場上明知道是去送死,還是勇往直前只為了捍衛家園的士兵一様堅決。
  結果只聴到響亮的「啪」一声,額頭傳来陣陣痛楚。
  雖然我知道崇仔没有使出全力,不過真的被弾到還是痛得我眼泛涙光。我開始有点同情被崇仔用全力弾眼皮的那位老兄了。
  不過崇仔没有一拳給我揍下去,真是令我感到意外。
  「給我聴好,真島誠。」崇仔清楚的説着。「我是認真的,我会緊緊追着你直到你属於我為止。」
  不是吧?生平第一次被人告白、而且対象還是那個国王安藤崇?看崇仔的様子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今天我不停的受到一波比一波還要強大的驚嚇,再這麼下去遅早会因為負荷不了提早跟這個世界説掰掰。
  「……阿誠。」
  「幹、幹嘛?」
  「你臉紅了。」
  「那是晒傷啦,去你的!」這家伙、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聴到我這連三歳小孩也不会相信的話,崇仔開心的笑了。
  「我説過我絶対不会輸的。」
  崇仔対我露了一個絶対可以譲所有看到的女生昏倒進医院的笑容。

  好一個『説話算話』又不服輸的国王。
  不過我並不討厭就是了。

==============池袋西口有公園================

其実従上数下来第五句対話真正的意思是:「和(親愛的阿誠)你見面不需要保鑣(電燈泡)。」(殴)

最近???言葉一?
■ 期末 →孩子,期中都還没過呢
■ 空白 →是啊,脳子是空的……(遠目)
■ 回
■ 所以
■ 打
■ 道
■ 工
■ 情人

原本以為上次有洗掉一些字的,竟然剛好只把旧的洗了,真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カレンダー

プロフィール

zero20171

Author:zero20171
扶持女王。
打壓勇者。
勇者們給我覺悟吧。
↑這樣有沒有比較和平一點?(毆)

最近の記事

カテゴリー

シンプルアーカイブ

留言板(上限200字)


同萌

麥喬同盟
榮譽會員捨我其誰(炸) 地下湯川學支援總部 草湯湯草地下後援總部 我有嚴重的突發性腦充血症狀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